新闻中心>>财经>>公司
陷医院收购罗生门 海王生物麻烦不断
2019-08-20 09:43:34 时代周报

[摘要] 海王生物董秘沈大凯8月19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公司绝不可能收购医院,未来也不会投资医院。

时代周报记者 戚展宁 发自广州

一张数额小到可以忽略的罚单,却因为把海王生物(000078.SZ)与“劣药”联系起来,显得格外刺眼。

近期,深陷湖北江汉油田总医院(以下简称“江汉医院”)改制罗生门的海王生物,又因为子公司销售劣药收到罚单,罚没款合计747元。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海王生物此前已经历了三年的增收不增利,而且2016年开启疯狂收购模式以后,负债不断抬升,现金流紧张。

7月31日,海王生物在江汉医院改制案中遭到该院院长雷正秀发文炮轰,其不仅质疑遴选会存在暗箱操作,还直言海王生物是“造假企业”。随后,公司和医院方面说法存在巨大出入,事件一再发酵,十余天过去依然扑朔迷离。

整个事件中最核心的问题是,海王生物到底要不要收购江汉医院?

双方对此各执一词。8月18日,江汉医院院长雷正秀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本次医院的改制方案就是要转让100%股权。而海王生物董秘沈大凯8月19日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则表示,公司绝不可能收购医院,未来也不会投资医院。

三年增收不增利

8月初,湖南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指出在长沙海王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称“长沙海王”)存放的盐补骨脂抽检结果不符合规定,原因是药品所含的补骨脂素和异补骨脂素的总量为0.33%,而按规定不得少于0.7%。

这9公斤的中药饮片盐补骨脂在2019年6月6日前已经销售完毕,所得收入为269元,后来公司主动追回3.07公斤,因此违法所得为177元。

上述企业销售劣药盐补骨脂的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第四十九条第一款“禁止生产、销售劣药”的规定。据此,湖南食药监局在7月18日没收了长沙海王177元的违法所得,并处以货值金额两倍的罚款。

177元的违法所得,在如今的药品市场无非沧海一粟。但作为海王生物的控股子公司,长沙海王的行为却影响了海王生物的声誉。

长沙海王是在2017年8月被海王生物收购,2018年后海王生物持有其75%股权。2017年,长沙海王的营收仅1.83亿元,在海王生物当年200多亿元的营业收入中没有多少存在感。

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海王生物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05.5亿元,同比增长14.58%,但净利润仅1.32亿元,同比下降13.49%。

事实上,这种增收不增利的态势已经持续三年。

2016―2018年,海王生物分别实现营收136亿元、249亿元、384亿元,增速分别为22.38%、83.3%、53.9%。三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18亿元、6.36亿元、4.15亿元,增速为-11.87%、52.1%、-34.84%。

三年即翻倍的营业收入,很大一部分来自海王生物的疯狂并购。2016年以来,海王生物并购了78家企业,新增31家子公司,截至2018年底新增并表的公司有108家。仅在2017年,海王生物并购的35家企业就创造了151.97亿元的营业收入,2018年的34家企业也贡献了47.85亿元。

然而,大举并购同时带来商誉减值和激增的费用。

2018年,海王生物计提商誉减值2.6亿元,导致资产减值损失增长1374.76%。另外由于并购企业,销售费用增长41.9%,管理费用增长91.46%,营业成本增长56.2%,也给企业带来较大资金压力。

2019年5月底,深交所还就因频繁开展资产收购造成的商誉减值对海王生物下发问询函。

医院收购罗生门

海王生物成为8月的舆论焦点,还因其涉足一家医院的改制问题。

近期,江汉医院启动二次改制,拟引入社会资本,吸引了北大医疗、国药集团、益佰制药等公司竞逐。

7月30日,江汉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组织了遴选会,华润医疗、新里程和孝感海王三家公司入围最终竞标。

然而,在海王生物旗下的孝感海王中标以后,雷正秀却在7月31日凌晨于微信群发布了《给全体员工的一封信》,直指海王生物“吃相难看”。

“没有经验、价格最低、方案没有别家的好、后期对医院没有任何承诺。”这是雷正秀对海王生物的评价。

利润情况、资金链安全、供应商真实性是雷正秀提出的三大疑点。公开信指出,海王生物资产负债率逐年升高,现金流入三年为负、大股东股份高质押,体现出资金链的紧张。

8月7日,海王生物发布公告,对上述事件正式回应,但多少有点避重就轻。海王生物称,子公司湖北海王与江汉医院具有友好合作关系,为了增加与医院合作的黏性并进一步巩固关系,孝感海王参与了江汉医院的战略投资者遴选。

同时强调,孝感海王“仅仅是计划与医院进行战略合作,无权对医院现有管理体系进行改变,也不可能接管任何一家医院”“对收购该医院没有实质性的计划”而且目前仅处于商谈阶段,没有缴纳收购保证金,没有对医院开展尽职调查,也没有签订战略合作意向协议。

沈大凯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2018年之后公司资金非常紧张,不可能也没有条件在这个时候收购医院。

事实上,海王生物的负债规模攀升、现金流紧张早已不是秘密。

最近三年,海王生物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均为负,具体为-14.97亿元、-24.33亿元、-11.35亿元。2016―2018年,公司负债合计107.8亿元、244亿元、340.1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72%、79.05%、82.69%。

但在8月12日,江汉医院产权改革领导小组在医院内部印发万字长文《关于我院产权改革有关情况的通报》,确认了孝感海王在医院战略投资遴选中标的有效性,且同意保证金支付暂缓,意向性协议的签署暂缓。

该文件同时对出让金额作出说明,按照医院3亿元的评估净值初值,新里程的条件是溢价5000万元,其中,华润集团溢价5800万元,海王集团的条件则是溢价5000万元左右,并承诺只要最终胜出,就将受让价调至三方中最高。

雷正秀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确认了上述文件的真实性。雷正秀表示,目前医院的改制还在进行,管理层中有分歧的双方正在探讨后续如何解决问题,职工层面也一直有各种呼声,“我们希望把权力还给出资人,让大家去做选择,同时如果有第三方介入会更好”。

但截至目前,医院还没有组织正式的座谈会让医院职工充分讨论。

雷正秀证实,本次医院的改制方案就是要转让100%股权,而非海王生物所言的仅是战略合作,这个说法也得到多位竞投方的承认。“至于海王生物为什么不想认可,就不得而知了。”

沈大凯对时代周报记者则明确否认了收购该医院的意向,并一再强调“绝不可能”。

沈大凯表示,孝感海王参与投标只是想加强耗材供应、咨询建议上的业务合作,收购医院股权绝不做。

“我们既没有交保证金,也没有做尽职调查,怎么可能出价收购?再者,海王生物的战略很明确,就是做工业、商业和连锁,从来没有医院,将来也不可能投资医院。我们在2015―2017年资金充裕的时候都没收购,怎么可能今年资金这么紧张,还去投资重资产的医院业务?要做早就做了。”沈大凯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http://www.time-weekly.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74&id=260995

(责任编辑: 六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