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财经>>公司
聚杰微纤净利毛利率双降 未落实环保整治要求拆染缸
2019-11-13 17:56:22 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11月14日,江苏聚杰微纤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杰微纤”)首发上会。聚杰微纤拟在深交所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48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3.47亿元,其中1.29亿元用于“超细纤维面料及制成品改扩建项目”、8484.67万元用于“超细纤维无尘超净制品建设项目”、6265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7072.05万元用于“国内外营销服务体系建设项目”。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光大证券。

聚杰微纤实际控制人为仲鸿天家族。仲鸿天、陆玉珍(系仲鸿天之母)、仲湘聚(系仲鸿天之姊)三人通过聚杰投资间接持有聚杰微纤68.81%的股份,同时还分别直接持有聚杰微纤7.31%、7.31%、2.59%的股份,合计持有聚杰微纤86.02%的股份,为聚杰微纤共同实际控制人。

仲鸿天1993年出生3月出生,目前年龄不到27周岁,任聚杰微纤董事长。仲鸿天的实控人地位来自“继承”。2016年10月23日,聚杰微纤创始人、原实控人、原董事长兼总经理、仲鸿天之父仲柏俭去世。仲柏俭去世后,聚杰微纤董事会选举仲鸿天担任新董事长,任命原常务副总经理沈松担任公司总经理,接替仲柏俭生前所任职务。

2017年是仲鸿天继任聚杰微纤董事长的首个完整年度。这一年,聚杰微纤净利润、毛利率均出现下滑。

2017年,聚杰微纤归母净利同比下滑8%,扣非归母净利同比下滑近10%。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聚杰微纤营业收入分别为4.16亿元、4.22亿元、4.33亿元、2.69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671.81万元、7635.85万元、7011.21万元、3310.49万元。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857.59万元、7624.69万元、6876.67万元、3246.47万元。

聚杰微纤回复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称,2015年至2017年,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增长比例较低,主要原因系公司受产能瓶颈制约所致。

2016年,聚杰微纤的毛利率达最高;2017年,聚杰微纤的毛利率下降4.48个百分点;去年上半年再降6.44个百分点。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聚杰微纤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5.11%、38.49%、34.01%、27.57%。

聚杰微纤向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2018年1-6月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较低主要是由于营业成本随国际原油价格升高所致。2015年至2017年、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略高于同行业公司的平均水平,且波动处于合理范围之内。

聚杰微纤主要产品为超细纤维制成品、超细纤维仿皮面料、超细纤维功能面料、超细纤维无尘洁净制品。属于纺织行业中的化纤纺织行业。

据聚杰微纤2019年1月9日报送的招股书披露,根据苏州市吴江区环境保护局下发的《关于印发的通知》,为进一步改善吴江区域水环境质量,推动吴江区印染行业的规范有序发展,根据区“263”专项行动精神,结合“三水同治”工作要求,区委、区政府决定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三水同治”印染行业专项整治,本次整治的范围为全区所有印染企业。

聚杰微纤全资子公司吴江市聚杰微纤染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聚杰染整”)为印染企业,根据上述通知要求,现有设备数为38台,核定设备数为25台,超出核定13台染缸需要拆除。但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尚未拆除。

2017年、2018年,聚杰染整2度遭环保处罚。2017年9月20日,苏州市吴江区环境保护局对聚杰染整出具吴环罚决字2017/22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经对聚杰染整锅炉废气进行采样,所采集气样中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均值为241mg/m?,超过了《锅炉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13271-2014)的相关规定(氮氧化物≤200mg/m?)。现责令立即改正违法排污行为,并处以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8年2月24日,苏州市吴江区环境保护局对聚杰染整出具吴环罚决字2018/03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经现场查实,聚杰染整固体废物的种类、产生量、流向贮存、处置等相关资料未按照国家规定向环保主管部门登记申报。现责令立即停止上述违法行为,并处以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

此外,2015年8月31日,聚杰微纤新建车间施工现场施工人员违章操作发生火灾,火灾造成聚杰微纤财产损失257.78万元,无人员伤亡。因此,消防主管部门集中对聚杰微纤进行了检查和处罚。2015年10月21日至2016年6月13日,消防主管部门在8个月的时间里,共计对聚杰微纤做出9次处罚。

超细复合纤维制成品厂商冲关创业板 90后二代接班任董事长

聚杰微纤专注于超细复合纤维面料及制成品的研发、生产、销售业务。主要产品包括超细纤维制成品、超细纤维仿皮面料、超细纤维功能面料以及超细纤维无尘洁净制品四个大类。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超细纤维制成品占聚杰微纤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7.10%、60.82%、72.96%、81.54%。

聚杰微纤实际控制人为仲鸿天家族。仲鸿天、陆玉珍(系仲鸿天之母)、仲湘聚(系仲鸿天之姊)三人通过聚杰投资间接持有聚杰微纤68.81%的股份,同时还分别直接持有聚杰微纤7.31%、7.31%、2.59%的股份,合计持有聚杰微纤86.02%的股份,为聚杰微纤共同实际控制人。

仲鸿天1993年出生,目前年龄不到27周岁,任聚杰微纤董事长。仲鸿天的实控人地位来自“继承”。2016年10月23日,聚杰微纤创始人、原实控人、原董事长兼总经理、仲鸿天之父仲柏俭去世。仲柏俭去世后,聚杰微纤董事会选举仲鸿天担任新董事长,任命原常务副总经理沈松担任公司总经理,接替仲柏俭生前所任职务。

对于24岁即接班任董事长的仲鸿天,外界对其经营管理能力多有质疑。从仲鸿天实际控制的其他6家企业的营收情况看,经营能力并不乐观。除了苏州博可儿教育未实际开展业务,其余5家公司均在亏损,2017年业绩来看,分别为聚杰医药亏损119.86万元、吉安聚杰医药亏损5.14万元、永新县香樟科技亏损24.20万元、吉安市仲柏生态亏损20.88万元、吉安聚杰种苗亏损18.92万元。

聚杰微纤3位现共同实际控制人具体简历如下:

仲鸿天,1993年3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2016年1月毕业于美国东北大学(Northeastern University)生物专业,取得学士学位。2016年4月至10月,就职于江西聚杰医药有限公司,担任研发专员;2016年10月至今,担任江西聚杰医药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6年至今,担任聚杰投资执行董事;2016年11月至2017年3月,担任聚杰有限董事;2017年4月至今,担任股份公司董事长。

陆玉珍,1953年10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1971年1月至1981年1月,在坛丘缫丝厂担任职员;1990年1月至1993年1月,在中国东方丝绸市场担任经商助理;1994年1月至2003年1月,就职于八坼福利丝织厂行政后勤部;2000年5月至2005年1月,在吴江市聚杰微纤服饰面料有限公司(发行人前身)担任销售部经理;2017年12月26日至今,担任苏州市聚杰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2017年4月至今,担任发行人董事。

仲湘聚,1978年11月出生,中国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大专学历。1997年8月至2003年6月,在吴江鲈乡小学任教;2003年6月至2014年9月,就职于发行人采购部,担任职员;2014年10月至2017年3月,担任聚杰有限董事;2016年11月至今,担任吴江市聚杰微纤服装有限公司执行董事;2017年4月至2018年4月,担任发行人董事;2018年4月25日至今,担任发行人董事、副总经理。

聚杰微纤拟在创业板公开发行不超过2487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募集资金3.47亿元,其中1.29亿元用于“超细纤维面料及制成品改扩建项目”、8484.67万元用于“超细纤维无尘超净制品建设项目”、6265万元用于“研发中心建设项目”、7072.05万元用于“国内外营销服务体系建设项目”。本次发行的保荐机构是光大证券。

2017年转折点:净利下滑 毛利率始降

2017年是仲鸿天继任聚杰微纤董事长的首个完整年度。这一年,聚杰微纤净利润、毛利率均出现下滑。

2017年,聚杰微纤归母净利同比下滑8%,扣非归母净利同比下滑近10%。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聚杰微纤营业收入分别为4.16亿元、4.22亿元、4.33亿元、2.69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671.81万元、7635.85万元、7011.21万元、3310.49万元。扣除非经常损益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857.59万元、7624.69万元、6876.67万元、3246.47万元。

同期,聚杰微纤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4.10亿元、4.44亿元、4.35亿元、2.26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5517.38万元、11167.67万元、8433.43万元、2184.21万元。

2016年,聚杰微纤的毛利率达最高。2017年,聚杰微纤的毛利率下降4.48个百分点,去年上半年再降6.44个百分点。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聚杰微纤综合毛利率分别为35.11%、38.49%、34.01%、27.57%。

欠缴社保和公积金

聚杰微纤存在欠缴社保和公积金的情况。

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聚杰微纤员工总人数分别为793人、848人、899人、924人。其中缴纳社保人数分别为407人、525人、742人、771人。退休返聘的人数分别为103人、99人、116人、113人。未缴纳社会保险的人数分别为283人、224人、41人、40人。

聚杰微纤将历年部分员工未缴纳社会保险归因为:员工因新入职或正与原单位办理社保转移手续;外来务工农民工,在其户籍所在地办理了新型农村社会保险与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不愿意再参加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和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实习生;正在办理离职手续,公司已暂停为其缴纳社会保险;在外地参加社保;外籍员工,因无长期在中国工作生活打算,无缴纳社保意愿

公积金方面,截至2015年12月31日,聚杰微纤未为员工缴纳住房公积金,其原因是公司未开通公积金缴费账户。

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聚杰微纤为员工缴纳公积金人数分别为0人、319人、711人、736人。退休返聘分别为103人、99人、116人、113人。未缴纳人数分别为690人、430人、72人、75人。

据招股书,聚杰微纤2015、2016、2017年度以及2018年1-6月,欠缴社会保险费金额分别为318.66万元、252.23万元、46.17万元、22.53万元,欠缴公积金金额分别为143.24万元、89.27万元、16.24万元、9.59万元。合计欠缴461.90万元、341.49万元、62.41万元、321.17万元,占当年净利润比例分别为6.94%、4.43%、0.88%、0.97%。

聚杰微纤表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部分未缴纳社保和公积金的员工签署了《关于放弃缴纳社保、公积金的申请与承诺书》。

针对上述社保和公积金的缴纳情况,聚杰微纤的控股股东聚杰投资和实际控制人仲鸿天、仲湘聚、陆玉珍作出承诺:如果根据有权部门的要求或决定,公司需要为员工补缴报告期内应缴未缴的社会保险或住房公积金,或因未足额缴纳需承担任何罚款或损失,承诺人将足额补偿公司因此发生的所有支出及所受任何损失。

出口销售占比近8成 第一大客户迪卡侬销售占比达77%

聚杰微纤的业绩严重依赖第一大客户。2015年、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上半年,聚杰微纤向全球著名的运动零售品大型连锁超市迪卡侬销售额分别为1.95亿元、2.58亿元、3.07亿元、2.08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46.86%、61.11%、70.85%、77.24%。

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聚杰微纤出口销售收入占各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7.61%、76.38%、74.41%与79.34%,产品出口地主要为欧洲等发达国家或地区。

去年上半年应收账款激增8成

去年上半年,聚杰微纤应收账款突然大增84.61%,占营收的比例也骤升至逾4成。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聚杰微纤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7394.37万元、5439.25万元、5989.95万元、11058.30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17.76%、12.90%、13.82%、41.08%。

与曾经的第4大客户对簿公堂

2015年,Caber Sure Fit Inc.位列聚杰微纤第4大客户,销售金额为990.07万元,销售占比2.38%。

2015年-2017年及2018年1-6月,聚杰微纤对Caber Sure Fit Inc.的应收账款分别为714.19万元、478.90万元、462.31万元、470.03万元,占应收账款的比例分别为9.66%、8.80%、7.72%、4.25%。

聚杰微纤招股书称,自2014年合作以来,客户Caber Investments Inc(卡瑞利投资公司,原名“Caber Sure Fit Inc.”,2017年被收购后更名为“Caber Investments Inc”)长期向聚杰微纤采购超细纤维面料及制成品,但存在拖欠部分货款拒不归还的情形,截至2018年6月,拖欠总金额达71.04万美元。

聚杰微纤经多次请求付款无果后,于2018年10月11日向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被告支付货款71.04万美元及相应逾期利息。

2018年10月17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向卡瑞利投资公司下发了“(2018)苏05民初1325号”《传票》、《应诉通知书》、《合议庭组成通知书》、《举证通知书》,要求被告于2019年10月22日到庭应诉。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本案尚未开庭审理。

天眼查显示,(2018)苏05民初1325号于2019年10月22日开庭。案由为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

苏州市吴江区印染行业专项整治:要求拆除13台染缸 尚未拆除

据聚杰微纤2019年1月9日报送的招股书披露,根据苏州市吴江区环境保护局下发的《关于印发的通知》,为进一步改善吴江区域水环境质量,推动吴江区印染行业的规范有序发展,根据区“263”专项行动精神,结合“三水同治”工作要求,区委、区政府决定在全区范围内开展“三水同治”印染行业专项整治,本次整治的范围为全区所有印染企业。

聚杰微纤全资子公司聚杰染整为印染企业,根据上述通知要求,现有设备数为38台,核定设备数为25台,超出核定13台染缸需要拆除。但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之日,尚未拆除。

聚杰微纤招股书表示,染缸拆除事项对发行人原已存在的产能瓶颈产生一定的影响,发行人已采取加大外协等多重措施减少对生产经营的影响

2017年、2018年,聚杰染整2度遭环保处罚。

2017年9月20日,苏州市吴江区环境保护局对聚杰染整出具吴环罚决字2017/22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经对聚杰染整锅炉废气进行采样,所采集气样中氮氧化物排放浓度均值为241mg/m?,超过了《锅炉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GB13271-2014)的相关规定(氮氧化物≤200mg/m?)。现责令立即改正违法排污行为,并处以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8年2月24日,苏州市吴江区环境保护局对聚杰染整出具吴环罚决字2018/031号《行政处罚决定书》。经现场查实,聚杰染整固体废物的种类、产生量、流向贮存、处置等相关资料未按照国家规定向环保主管部门登记申报。现责令立即停止上述违法行为,并处以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

2015年新建车间施工现场发生火灾 8个月9遭消防处罚

2015年8月31日,聚杰微纤新建车间施工现场施工人员违章操作发生火灾,火灾造成聚杰微纤财产损失257.78万元,无人员伤亡。因此,消防主管部门集中对聚杰微纤进行了检查和处罚。2015年10月21日至2016年6月13日,消防主管部门在8个月的时间里,共计对聚杰微纤做出9次处罚。

1、2015年10月21日,苏江公(消)行罚决字[2015]0563号对聚杰微纤前身聚杰有限罚款3万元。处罚事由为聚杰有限新建车间内排烟窗设置不符合要求,一层化纤布仓库未设置火灾报警系统及自动喷淋灭火系统、新建车间3层服装车间未按要求设置喷淋及火灾自动报警系统、农创服装加工车间占地面积超过1500平方米,未按要求设置喷淋设施、且未按要求设置室内消火栓系统、排烟设施及火灾自动报警系统。

2、2015年10月21日,苏江公(消)行罚决字[2015]0564号对聚杰有限罚款1万元。处罚事由为聚杰有限农创车间与车间之间搭建雨棚。

3、2015年10月21日,苏江公(消)行罚决字[2015]0565号对聚杰有限罚款2000元。处罚事由为聚杰有限新建车间1层、2层、4层纺织车间改为仓库、3层改变成服装加工车间,农创经纬编车间部分改为无尘车间,检验车间未进行竣工消防备案。

4、2015年11月5日,苏江公(消)行罚决字[2015]0611号对聚杰有限罚款1.5万元,处罚事由为农创车间与车间之间搭建雨棚、占用防火间距;农创生产车间与成品仓库未做好防火分隔;农创经纬编无尘车间设置不符合要求。

5、2015年11月24日,苏江公(消)行罚决字[2015]0655号,聚杰有限农创服装加工车间、服装包装整理车间未进行竣工消防备案,罚款2000元。

6、2015年12月11日,苏江公(消)行罚决字[2015]0697号对聚杰有限罚款3万元。处罚事由为2015年12月11日,查明聚杰有限新建纺织车间1、2、4层改为仓库,3层变为服装加工车间,老厂区农创经纬编车间部分改为无尘车间、检验车间未进行竣工消防备案,责令限期改正。9月11日复查仍为备案,责令停止使用上述车间。10月9日仍未停止使用农创经纬编车间无尘车间部分、检验车间。责令停止使用老厂区农创经纬编车间内改用无尘车间部分、检验车间。

7、2015年4月22日,苏江公(消)行罚决字[2015]0225对聚杰染整罚款2000元。处罚事由为聚杰染整1号车间未进行消防设计备案。

8、2016年6月13日,苏江公(消)行罚决字[2016]0285号对聚杰染整罚款5000元。处罚事由为聚杰染整防火卷帘门无法进行消防联动,设置不符合标准要求。

9、2016年5月24日,编号:0006901号对聚杰有限警告。处罚事由为聚杰有限主体责任未落实,不履行消防安全职责逾期未改。

涌金系旗下私募入股

据每日经济新闻,就在聚杰微纤启动上市辅导的前夕,2017年5月18日,包括上海祥禾涌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两家投资公司和一名自然人通过增资成为了公司的股东,其中祥禾涌安出资1498万元,认购公司115万股股份,占增资后1.54%。

祥禾涌安为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在其股东结构中,记者发现了涌金系的身影,其中涌金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涌金投资)认缴出资2.22亿元,持股比例22.18%,为公司大股东。自然人陈金霞认缴出资2亿元,持股比例为19.98%。

第三方平台启信宝显示,陈金霞持有涌金投资66.5%股权,陈金霞亦为祥禾涌安的实控人。

提起陈金霞,就不得不提及“涌金系”创始人魏东,记者了解到,陈金霞是“涌金系”魏东的妻子。魏东2009年意外过世后,“涌金系”资产交由陈金霞打理。

记者通过启信宝查询发现,陈金霞个人作为股东还投资了48家公司,其中多为投资机构。

此外,这并非涌金系首次现身资本市场。以祥禾涌安为例,其曾于2016年11月突击入股新三板公司——永冠股份,此外祥禾涌安还是维业股份首次公开发行前就取得股份的机构。

但上述突击入股的风险是上市解禁后可能出现的集中抛售。在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看来,首先,私募对上市公司的入股比例不是很大;其次,私募的锁定期与大股东相比更短;再次,IPO收益远比集中解禁并抛售带来的下跌大得多。所以,Pre-IPO是一项非常有利可图的生意。

另外中略资本合伙人高剑锋亦向记者表示,上述情况主要反映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一级市场估值泡沫问题,二是是否基于对公司的发展长期看好,“如果一级市场估值本身不高,那么后续退出的安全系数比较高,另外如果(私募)对企业未来发展有一个长期性的预期,那么短期这种解禁抛售的压力就不是特别大”。

聚杰微纤回复中国经济网记者表示,上海祥禾涌安股权投资合伙企业等投资机构的入股是看好公司未来长远发展的行为,不存在所谓突击入股的情形。

(责任编辑: 六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