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化>>美文
与娃娃相伴的日子(连载五十六)
2018-04-17 09:06:35 中国质量新闻网

韩维阳

开篇的话:

娃娃,是家里小狗的闺名。从1999年1月19日接到家,已经朝夕相处了19年。慢慢地,娃娃成了家里的重要一员,带来的是无数欢乐。2017年春天以来,娃娃的健康每况愈下,成为医院的常客。自然规律无可抗拒,权且以日志的方式,回忆并记录下与娃娃相伴的美好时光。

3月21日。今日春分。天色有些灰蒙蒙的。不少人喜庆地在质检总局大楼的牌子前留影,羡慕之余,只能从同事那里,请了张挂着质检总局大牌子的照片,权当是留个念想。

草已经发出嫩绿色的小芽儿。不经意间,山楂树上嫩芽已经破苞而出,金银花甚至长出了指甲盖儿大小的叶片。

娃娃早上起来,晃晃悠悠地在院子里散步。输液两天,毛孩子的便便成形了,完全可以捏起来了,有弹性且颜色不错。

常言道,二八月,乱穿衣。初春的天气,如同发神经,忽冷忽热的。娃娃老了,对温度相当敏感。对此,宁可秉持春捂秋冻的古训,依然给毛孩子穿着衣服出门。即使这样,外面稍凉点儿,毛孩子仍然喘,咳嗽,吸溜鼻子。去年春季,老娃还没有添这么多毛病呢。

新闻里看到南方的油菜花儿,漫山遍野地开了。春天的大田里,最招人喜欢的,就是染上明亮欢快的黄色。4月中上旬,北京的油菜花儿也绽放了。

记得10年前的4月中旬,带着娃娃和朋友们去房山,参观当地的油菜花海。说实在的,就是去凑热闹,去那里游玩的来客,比油菜花儿可能还要多。比起游客来,最得意的是,还是毛孩子们。

在黄花、绿叶、蓝天、褐地之间,娃娃这个黑白花儿的小兽,简直玩疯了。高高翘起的白色尾巴尖儿,在几十公顷的花海里游动着,随时标明毛孩子的位置。

出来玩儿,毛孩子们的内心,该是愉悦无比的。天天关在家里,顶多每天在熟得不能再熟的住家附近转悠,它们肯定是憋坏了的。一直确信,毛孩子们是有思想、有意愿的。它们的所有行为,都在传递着喜怒哀乐。

出了油菜花海,进了一个郊野公园,一起去的小虎子突然没了踪影……大家好一阵子手忙脚乱。狗爹不由得拉紧娃娃的牵引绳。

在不远处的一片水泡子里,小虎子正在“劈波斩浪”,一展泳姿。“小虎子,快回来!”这小家伙听到了主人急切的呼唤,却觉得没有过足瘾,继续往水面中心凫去。

主人和所有朋友都在焦急地呼喊着,小虎子尽情享受之后,一个麻利的转身,转眼间游到岸边,“稀里哗啦”地抖落毛上的水珠儿,一副很惬意的样子。打是疼、骂是爱,真的不假。这毛孩子用展现才艺,赚得一顿“噼里啪啦”。主人多么的担心,毛孩子是不会理解的。

小虎子自发的表演,勾起了狗爹的好奇,娃娃是否也该试试水。是年春夏之交,去怀柔山区度周末,溪水池畔进行午餐,水足饭饱后,众人想看看娃娃的水性如何。

娃娃首次入水,先是辨别下方向,然后迅速转身,游回岸上。浑身的毛紧紧贴在身上,只有嘴上的白胡子依旧支棱着,样子活像只可爱的海狗。不错,游得很好。再次荡舟将毛孩子放到离池边八九米的水中央。只见毛孩子的小脑袋瓜子昂在水面上,四蹄儿一阵子协调地向后刨,片刻功夫,就又回到池岸。

经由小虎子和娃娃先后验证,“狗刨儿”是种狗狗发明的泳姿,动作是很有效的。虽然它们都会此道,但小虎子是发自本心的喜欢,而娃娃惊恐的眼神告诉狗爹,她不喜欢玩儿水。这是娃娃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下水游泳。

春风唤起往事的回忆。

(责任编辑: 景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