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化>>美文
与娃娃相伴的日子(连载五十九)
2018-04-20 09:06:35 中国质量新闻网

韩维阳

开篇的话:

娃娃,是家里小狗的闺名。从1999年1月19日接到家,已经朝夕相处了19年。慢慢地,娃娃成了家里的重要一员,带来的是无数欢乐。2017年春天以来,娃娃的健康每况愈下,成为医院的常客。自然规律无可抗拒,权且以日志的方式,回忆并记录下与娃娃相伴的美好时光。

3月26日。连续几天了,雾霾接着雾霾。温度保持在20多度。户外能够带来些许欣慰的,是柳树冠满了嫩嫩的叶子,玉兰树已经打开了白色、粉红色、绿色的花瓣儿,还有桃花、迎春花也争先着绽放。

一股股淡淡的香气,令人感到神清气爽,娃娃溜达到这里,也会吸溜着鼻子。

经过一周的输液,毛孩子的吃喝状态有所恢复。只要带着这家伙走足够的路,特别是完成了“大事”,清空了肠胃,就能够狂卷食盆。

输液的时候,得知娃娃这么大年纪了,许多朋友都问,毛孩子是否还有牙,是不是早就吃泡软了的狗粮了。

老娃还是有牙齿的,尽管剩下的不多了。据权威说法,成年犬满嘴有牙齿是42颗。毛孩子嘴里剩下的,除了那颗依然坚固的右上侧犬齿外,还有几颗臼齿,拢共拢不到十颗了。但一点不影响毛孩子的吃喝,只要她身体是好的,只要是她喜欢的,一律都能吞下去,用不着给狗粮泡软。想说下,养了娃娃以后,验证了一个成语的真实性,那就是犬牙交错。除了它们的上下门牙(各六颗)比较整齐外,其他的都是不规则排列。

翻阅老照片,唤起了许多沉睡的记忆。2004年初夏,与朋友们一起,去距离北京300来公里的衡水湖游玩儿,是娃娃第一次亲水的行程。

之前联系好了湖边的朋友老李,带朋友们进入湖中。

之前娃娃是没有做过船的,上了船,娃娃有些惊恐,好在船不大。进入湖心后,颇有些环保意识的老李,关了玻璃钢船上的发动机,改用竹篙撑船。

小船缓缓地在湖汊纵横的水面上穿行。娃娃乖乖地卧在朋友的怀抱中,睁大了眼睛,环顾着静谧的四周。船越走越慢,湖色也渐入佳境。衡水湖是片湿地,面积有西湖的40多倍,据说这里有不少国家保护的一、二级鸟类。突然之间,玻璃钢船顶上传来“咚咚”声,好几只体态肥大的水鸟轮番俯冲下来,攻击船顶。

老李轻轻收起了竹篙,告诉大家,已经接近了水鸟筑巢的地方了,所以大鸟出于保护家园和守护小鸟的本能,来袭击这条船。“大家安静些,别惊扰了小鸟。大家向右看……”芦苇丛中,有块稍稍露出水面的陆地,大鸟编织的敞口草窝里,有几只鸟蛋,其中一只已经破了壳,小生命在里面晃动着,蛋壳的裂纹越来越大,大家都屏住呼吸注视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也就是一瞬间,毛茸茸的小家伙破壳而出,煽动着翅膀,完成了从草窝到沼泽地的第一跳。

竹篙插入泥中,将搁浅的小船推入“深”水区。船舷下,清澈见底,鱼虾在水草中自由自在地游动,叶子大的、小的,绿的、黄的、红的,宽的、细的、长的、短的,水下的颜色和物种极其丰富多彩。仔细观察水下,携带着泥沙的黄河水流入湿地后,经过沉积而形成自然造型,可谓千奇百态,令人称绝。目测水深也就一米吧,实际不然。听李师傅讲,这片水算得上是至清,四五米长的竹篙下去,才能插到底。

不知什么时候,娃娃自己站在了船上,用惊奇的眼神,看着周围受湖中情趣吸引着的人们。

那次衡水湖之旅,娃娃的快乐是从游湖结束,上岸之后才开始的。湖里水产品极丰富,夕阳西下时分,在岸上的村落中,飘出了阵阵烹饪佳肴的香味。

娃娃对吃,最感兴趣。

(责任编辑: 景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