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化>>美文
与娃娃相伴的日子(连载六十四)
2018-05-02 09:08:28 中国质量新闻网

韩维阳

开篇的话:

娃娃,是家里小狗的闺名。从1999年1月19日接到家,已经朝夕相处了19年。慢慢地,娃娃成了家里的重要一员,带来的是无数欢乐。2017年春天以来,娃娃的健康每况愈下,成为医院的常客。自然规律无可抗拒,权且以日志的方式,回忆并记录下与娃娃相伴的美好时光。

4月3日。经过一夜的西北风,灰蒙蒙的天空,色调透彻了许多。

前几天,气温都在26度以上,今天最高气温突然降到19度。而下午4点半,气温只有4度。不知什么时候,小雨飘落下来,难能可贵的春雨,滋润着干燥的地表。傍晚时分,低洼处还汪了雨水。

饭后抱毛孩子去医院的时候,天上洒落的还是星星点点的小雨珠,输液过程也就是不到一个小时的光景,推开医院大门,谁知迎面撞来的,却是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了。

这是一个极其意外的惊喜。据说这是北京30年来,第一次4月份下雪。雪姑娘受到绿叶、鲜花的热情迎接,在亲吻大地的瞬间,就融化在泥土的怀抱中。好事是成双的,输液之前,给娃娃量了体重。医院工作人员讲,毛孩子的体重又明显增加了。这说明,毛孩子的身体状况还是不错的。

昨天说到娃娃失控的往事,深感愧疚,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同样的事情了。

话说娃娃来北京的第三年,就赶上了第一次搬家。早上,搬家公司的车来了,房门洞开。楼上、楼下照看着工人搬运家什。破家值万贯,平时没觉得有什么东西,搬起家来,不知怎么的,冒出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码来码去的,总算一车拉下了。那时候,还没有私家车,家里只能有一个人跟着货车走,给司机带路。

货车里实在放不下自行车了,好在骑车到新家也就是20来分钟。

到了新家,又是一阵忙活,家具、家什基本到位了,就剩一些小件东西了,塑料袋里的牵狗绳和狗食盆闯入眼帘……

完了,娃娃丢了,搬家把毛孩子搬没了。

“打车过去吧!”“还是骑车靠谱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等来车租车那!”

飞身上车,链条蹭着链套“哗哗”的响,入秋后的太阳依然火辣辣的,让人脑瓜顶子像是开了锅。好在那时私家车不多,又是休息日,一路狂奔,畅通无阻,窜进了小区的大门。

“大妈,您看到我家小狗了吗?”第一个遇到的是看传达室的大妈。“嘿呀,小南门草地上玩着的,就是那东西吧。”在这楼里住了好几年,早就知道传达室大妈,是黑眼儿而白眼儿不喜欢狗的。而此时,大妈给了这个关键的信息,真是打心眼里感激。“无论您怎么称呼娃娃,能有信儿就好。”

冲向小南门,远远地看到,那片娃娃经常去玩的草地上,“黑白花”在一群小朋友里最活跃,来回穿梭。“行啦!太棒啦!没丢!”诺基亚6510突然响起来,响得真是时候,娃妈来的。

前后近两个小时,娃娃都在自由活动。后来一点也没有印象,娃娃是什么时候溜出家门的,好在她自己跑到常去的那片草地,曾经与花花玩耍过的那片草地。

娃娃去那片草地玩,或许是和院子里的小朋友们道别吧。

听其他毛孩子的家长说:“还在纳闷,玩了快一个小时了,怎么没见到这漂亮小狗的主人……”

这次失控,是娃娃来到家里后的第一次历险。之前,从未让毛孩子离开过视线。两次搬家,都手忙脚乱的,竟然忽视了毛孩子的存在,实在很惭愧。

多少年之后,同住在这个院子,而且在相邻单元楼里,但当时尚不认识的一家邻居,成为了仅隔一面墙的亲密邻居。

人与人之间,人与毛孩子们之间,是由缘分牵系着的,缘不断,就不会分离。冥冥之中,命中注定。

(责任编辑: 景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