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化>>美文
与娃娃相伴的日子(连载六十五)
2018-05-04 09:09:23 中国质量新闻网

韩维阳

开篇的话:

娃娃,是家里小狗的闺名。从1999年1月19日接到家,已经朝夕相处了19年。慢慢地,娃娃成了家里的重要一员,带来的是无数欢乐。2017年春天以来,娃娃的健康每况愈下,成为医院的常客。自然规律无可抗拒,权且以日志的方式,回忆并记录下与娃娃相伴的美好时光。

4月9日。多云。日头有些无精打采,天是灰蒙蒙的。

娃娃的习惯在不断改变,近一周,早上不再便便了。吃喝拉撒,看似寻常之事,但这对于老狗来说,一丁点儿改变,都可能是健康的信号。

不错,早起出来,娃娃的兴致很高,走走停停,鼻子总往路边汽车的轮胎上,或者树根儿上嗅。要知道小公狗撒尿时,是要有所依附的。莫非随着天气转暖,娃娃这丫头也有些春心荡漾了。

大凡毛孩子对环境感兴趣时,耳朵都聋着的,不听指令,即使走,也是晃晃悠悠的。

每天早上的第二次溜达,娃娃往回走的距离也就是一百多米的样子,平时充其量也就是十分钟多点吧,包括办完大事儿的时间。这些天,时间明显拉长了。不能太强迫她走,只能将就她的速度,让她倚老卖老,好好感受北京极其暂短的春天。

然而,在外面停留时间长些,不完全是娃娃的问题。停车棚,是毛孩子每天晃悠回家的必经之地,今天路过这里时,卧在这里有两三天的小黄狗,怯生生地迎着娃娃磨蹭过来,尾巴晃晃停停,停停晃晃的,似乎在观察娃娃的反应。

老娃的尾巴已经很久没有翘起来了,她的体力或许已经不足以支撑起尾巴。上次瞧见娃娃摇尾巴,还是一两个月之前。记得那次是娃爹娃妈回家晚了,打开房门后,老娃晃荡着奔出来,摇了几下尾巴,表现出委屈并激动的神情,着实令人感动得不行。

见老娃没有任何表情回应,小黄狗突然前爪匍匐在地,龇牙咧嘴,做出恫吓的表情。可怜的小黄狗,并没有对老娃做出进攻的动作,而是很快转身,悻悻地回到车棚下的棉垫上。眼睛却盯着狗爹。

“过来玩玩吧!”话音未落,小黄立刻起身,却又站在原地犹豫起来。狗是有记性的,尤其是对受过的伤害,肯定是记忆犹新的。曾领它回家的那些人,曾是它依赖的全部,如今却抛弃了它,怎么能不让它对人的出言,不产生疑问呢。

此刻,楼下小黑的妈妈送来了牛肉拌饭。“它就是这几天被遗弃的,它的主人刚刚从这里搬走,把小黄扔下了。”在小黑妈妈的语气里,听到了无奈。

脑子里想起了那天早上,单元门洞开,搬家公司忙碌的情形。那时小黄还在单元门前的台阶上,窜上窜下的玩耍。就是没想到,前几天还带着小黄在院子里散步的两个年轻人,居然遗弃了小黄。看得出来,小黄对人很友善,也很聪明。

娃娃回到家里,晃悠着直奔自己的小窝儿,看样子是累了。可有一样,步履虽然不算矫健,耳朵还灵。“哗啦”一声,狗粮倒进食盆,隔着一面墙就听见了,不用叫,毛孩子自已就过来了。这时候就特别能看出来,娃娃的耳朵什么时候好使了。

善始善终的,娃娃算是福报吧。

(责任编辑: 景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