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文化>>美文
与娃娃相伴的日子(连载六十八)
2018-05-11 09:09:48 中国质量新闻网

韩维阳

开篇的话:

娃娃,是家里小狗的闺名。从1999年1月19日接到家,已经朝夕相处了19年。慢慢地,娃娃成了家里的重要一员,带来的是无数欢乐。2017年春天以来,娃娃的健康每况愈下,成为医院的常客。自然规律无可抗拒,权且以日志的方式,回忆并记录下与娃娃相伴的美好时光。

4月17日。多云。想起看看远处的中国尊大厦,没能如愿。

有朋友看了《与娃娃相伴的日子》连载后,留言道:“好犬不提当年勇!”

的确,娃娃老了,绝大部分的牙齿都脱落了,腮帮子明显地瘪了下去,上嘴唇包裹着下嘴唇。但怎么看,都感觉老娃现在的模样,比三四年前端庄了许多。

从娃娃十三四岁开始,牙齿开始陆续脱落,有的牙齿失去依靠而发生变形,龇出嘴唇,像是叼着一根烟蒂,形象很“不正派”,外表丑陋。不破不立,现在牙掉得差不多了,反而恢复了可爱的长相,至少腮帮子两边对称了。

嗑葵花籽和游泳一样,毛孩子是无师自通的。毛孩子牙全时,能熟练地嗑开瓜子,吐出皮子。咀嚼瓜子仁时吧唧嘴的声音,特别让人喜欢。如今缺牙巴老娃再也嗑不了瓜子了。

娃娃的老迈,最明显还要说是腿脚。这点在三四年前就已经显现出来,以前对毛孩子来说简单之极的动作,渐渐的她犹豫了起来。比如说跳上三十公分的花池子台。现如今,爬上二十公分高的楼梯,她都要下很大的决心了。可以看出,毛孩子“狗老心不老”,时常显现出奔跑的雄心。实事求是地说,只能算是小颠儿,而且持续的时间很短,有时甚至被趔趄终止。此时的毛孩子会知趣地回到现实中,稳稳地迈开四方步。

自然规律的衰老之外,毛孩子还有不少长期以来一成不变的习性,比如说,嘴馋,比如说白天嗜睡、晚上打呼噜,还有一条就是时不常地做梦。不仅做梦,还会说“梦话”。

娃娃的梦话,全然是不同声调和频率的叫声和哼唧声。曾经仔细观察过毛孩子,其梦呓的内容,应该要比人类的简单许多。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娃娃做过恶梦。那些白天被教训、被“欺负”、被强迫、受到惊吓过的事情,带到了梦里。梦境中的娃娃,呼吸急促,叫声焦躁恐慌,或者有些委屈,还会从梦中惊醒,猛然站起来。有时,狗爹会主动弄醒毛孩子,抱起来予以安抚。重新放回小窝后,毛孩子会很快地熟睡。

多数时候,娃娃的梦都是平和的,发出的“汪汪”声也很沉着。

印象中,每次外出旅游时,白天玩得疲惫不堪的毛孩子,晚上大多会做梦。有时在返程的路上,呼呼大睡中,也会做梦。那是这家伙玩嗨了,肌肉疲惫了,而神经还在极度兴奋中。

梦境中,无论毛孩子做什么梦,其眼球都会在眼睑下不停地转动着,而且四肢还会在空中挠腾,像是走太空步。

有时候,娃娃的美梦呓语没完没了的,就弄醒她。瞧小东西的眼神儿,翻着眼皮自下而上地看着你,很不耐烦,全然是表达不满:弄醒我干嘛?!

现在毛孩子步入暮年,一切归于四平八稳,既没有游玩中的追逐狂欢,也不会因为做了坏事而受到处罚(实在不忍心),但她依然会做梦。这家伙到底梦到了什么?或许是森森那。

(责任编辑: 景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