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中国国门时报>>第四版
读《活出生命的意义》有感
2017-08-22 09:24:47 中国质量新闻网

不可或缺的意义

——读《活出生命的意义》有感

□彭赋纯

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经历不啻于一场噩梦,弗兰克尔发现生活并非简单地祈求快乐,也不是争权夺利,人们活着是为了寻找生命的意义,也就是人们一生中被赋予的最间艰巨的使命。

《活出生命的意义》,看到书的标题以为是鸡汤类文学,打开翻看才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作者是犹太裔的心理学家弗兰克尔,二战时全家被关进了臭名昭著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父母,妻子,哥哥都死于其中,只有他和妹妹幸存下来。书中对他在集中营中炼狱般的、终日戚戚不知生死的日子进行了叙述,并阐述了他如何身处绝境却能生存下来的奥秘。

来到奥斯维辛集中营的第一天,所有的财产和存物都被没收,作者倾注了前半生心血的著作资料也不例外,随后被纹上一串数字编号,便是在这个营地里的代号。然后会接受一次筛检,体格看上去不够劳动力的将被直接送入挂着“澡堂”牌子的毒气室,《辛德勒的名单》里那根硕大的烟囱不停地冒着烟,90%的囚犯就这样轻轻地飘向了天空。这种筛检在日常还会不定期地降临,最终约有100万名犹太人死于毒气室,而从集中营中存活下来概率仅为二十八分之一。

集中营里最可怕的不是围绕的恐惧,而是崩溃的自我,对未来失去信心的犯人,终将走向毁灭。往往有几种迹象,比如一早上就拒绝穿衣洗澡,或拒绝出操,还有就是拿出藏着很久的烟开始享受。烟是集中营里的重要货币,就像《肖申克的救赎》监狱里的那样,可以用烟来换取自己想要的东西,而集中营中的烟更弥足珍贵,能抽的一般就囚头和狱霸,普通的犯人开始抽烟往往就是放弃希望的标志,作者每看到狱友吸烟时,就知道他已失去了生活下去的勇气,勇气一旦失去,几乎就不可挽回。

尼采说:知道为什么而活的人,便能生存。奥斯维辛的经历不啻于一场噩梦,弗兰克尔发现生活并非简单地祈求快乐,也不是争权夺利,人们活着是为了寻找生命的意义,也就是人们一生中被赋予的最艰巨的使命。弗兰克尔并不是集中营里中最强壮的,在集中营中不断被恐惧和压迫的日子里,他也几度来到绝望边缘,最终支撑下坚持下来的不是其他,而是一种奇怪的体验。

一次在雪场里的艰难工作勾起了弗兰克尔对妻子的思念,不知其身在何方,不知生死,但却仿佛能听见她回应他的话,向他的微笑和坦诚鼓励的笑容,作者似乎第一次领悟到一个真理,那就是:爱是人类终生的最高目标。他理解了诗歌、思想和信仰所传达的伟大秘密的真正含义:拯救人类要通过爱与被爱,“天使存在于无比美丽的永恒思念中”。怀着这种盼望与妻子重逢的强烈求生欲望,弗兰克尔成功地存活了下来。

虽然并非每个人都如此幸运,但通过弗兰克尔对幸存者的关注和研究,他发现,苦难的命运与可能会拿走人的很多东西,但唯一无法剥夺的是人自主选择如何应对不同处境的自由。接受命运和苦难,背负起十字架的方式为个体提供了赋予其生命更深刻含义的巨大机会,即便在最困难的环境下也是如此,个体仍可以选择做一个勇敢、自尊和无私的人。集中营里,那些知道自己生命中还有某项使命有待完成的人最有可能活下来。

太史公司马迁忍辱负重也是如此,父亲司马谈临终把史官这样一个大业托付于他时就告诉他,周公死前五百年有孔子,孔子死后五百年至今却无人能“绍明世”,“续《春秋》”,来把一个时代记录下来,传承历史,所以司马迁对自己的态度是“小子何敢让焉”。天降大任于斯人,即使忍辱偷生也不负所命,终成这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

作者的理念里,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他总是指向某种事物或他之外的某人。人越是忘记自己,投身于某种事业或是献身于所爱之人时,他就越有人性,越能实现自己的价值。所谓自我实现,绝不是指某种可以去实现的目标,因为人越是追求这个目标,越是容易失去它,换言之,自我实现可能是自我超越时的唯一产品,常常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就如庄子所强调的“凡重外者内拙”,对于目标和外在环境在乎太多,本来应有的能力和水平便无法发挥出来,这一层境界的差距导致最终无法达到那个目标。

生命的意义总是在变化,但作为意义本身永远不会消失,作者归纳出三种不同的方式来发现生命的意义:一是通过创立某项工作或从事某种事业;二是通过体验某种事物或面对某个人;三是在忍受不可避免的苦难时采取某种态度。现在我们往往说人生的终极意义是收获幸福,央视上街头调查路人是否幸福?单位也发问卷调查公务员的幸福感,然而幸福是不能强求的,它只能是结果,人们一定要有理由才能幸福起来,应该做的不是追求幸福,而是通过实现内在的潜藏于某种特定情况下的意义来追寻幸福的理由。

回顾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有段时间做了太多外部性的东西,为了工作而工作,为了赚钱而赚钱,为了目的而目的,却忽视了许多的内部性,没有真正思考所为之事背后的意义以及对自己的重要性。此刻又想到庄子的处世观,外化而内不化,即对于外部世界环境能顺应和谐,对于内心的坚持则应当固守,不随波逐流,平和地面对周遭环境的变迁。

《中国国门时报》

(责任编辑: 八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