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中国国门时报>>第四版
爱 万里不远
2017-08-25 08:13:07 中国质量新闻网

●潘玉毅

七夕本不是中国的情人节,而是古时候妇女向织女星求智巧的日子。宋朝周密的《武林旧事·乞巧》这样记载:“妇人女子,至夜对月穿针。饾饤杯盘,饮酒为乐,谓之‘乞巧’。及以小蜘蛛贮盒内,以候结网之疏密,为得巧之多少。”但尘世中人感性的居多,为是牛郎织女的动人传说,便把这段习俗给忘却了。如今,七夕却成为情人节的代名词。

“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古人的两句诗,让多少后人柔肠百结?怀春的少男少女每每想起心仪的对象,一颗心变得如水一般温柔,眼睛看世界的时候也明亮了许多,及至读到“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又不由为故事里的主人公掬了一抔同情的泪。

陷入爱河的人多是善良而率直的,因为爱情里本就藏不得奸、装不得假。《牡丹亭》开篇就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因为不知所起,因为一往而深,悬崖边的泥土里会长出树枝,沙漠中的仙人掌也能开出花来。

这样一种美好的感情,我们的古人自然不会忘了为它“立言”、“立传”。在中华五千年的浩繁典籍里,在古老的民间传说中,从来就不缺乏爱情的元素。从《诗》三百到汉赋元曲、明清小说,完满的、凄美的爱情何曾少见?而且古人笔下的爱情,多有相关的意象,比如同心结、比翼鸟、并蒂莲……两相对比,十分形象。

不知是不是因为“琴棋书画”是中国古代文人修身所必须掌握的技能,又或者“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层纱”的缘故,“琴挑”在古代的浪漫爱情故事里时常出现。《玉簪记》里的潘必正,《文君夜奔》里的司马相如,都借用琴声倾诉心声,最终与所爱之人得成眷侣。就连人称“咽露秋虫,舞风病鹤”的诗人黄仲则笔下,也有“几回花下坐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的句子。

大抵在中国人的美好憧憬里,爱可以跨越年龄、地域、死生的距离,我们在一些古老传说中常见还魂甚至是人鬼情未了的故事,譬如《聊斋志异》里的倩女幽魂,《牡丹亭》里的游园惊梦。与之相比,《长生殿》里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虽然感人,却要逊色许多。“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抛开历史,只谈爱情,能够被分开,只是说明爱得不坚决。还不如元好问所见的那两只鸿雁,“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生死相许。”

恋爱一事,原无古今。所以,与其感怀前人往事,不如珍惜现在,怜取眼前人。

现实生活中,有些人为了追求爱情,可以不远万里跑到对方所在的城市,却架不住生活的艰辛历练,以分手收场,实在是很可惜。既然爱了,就要好好爱,要学会尊重和谦让。爱情和婚姻是一辈子的修行,谈恋爱的时候不能想着“毕其功于一役”,上言长相思,下言夕别离。而要如一支《同声歌》里写的:“思为莞蒻席,在下蔽匡床;愿为罗衾帱,在上卫风霜。”

真正的爱情,无关物质与世俗。锦衣玉食也好,粗茶淡饭也罢,只要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这日子便是幸福的。似龚定庵词中所写:“逢君一笑,人间无此欢喜。”爱情里,只要你要,只要我有,虽隔万里亦不远。哪怕有一天我们老了,不再有年轻时候的激情,但岁月沉淀下的温情也能温暖我们的余生。柴米油盐酱醋茶,这样平凡的爱情何尝不动人呢?

爱不只是久别重逢,说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而是哪怕你不在那里,我也选择在原地等待,这一点,久远前的尾生已经为我们树立了榜样。《庄子·盗跖》中记载:“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可惜庄子太过超脱,看不上这人间的小情小爱,如此动人的一个故事被他写得意趣全无,后来作家洛夫根据这个故事创作了一首诗歌,其中最末几句是这么写的:紧抱桥墩,我在千寻之下等你,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在灰烬中等你。

语已多,情未了。余生里,只愿能与所爱的人风雨同担,年年月月都成双。直到我们老了,还能一起坐在长椅上闲看杂花生树,而我爱你如初。 《中国国门时报》

(责任编辑: 六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