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中国国门时报>>第四版
青春的正弦函数
2017-09-08 08:58:48 中国质量新闻网

●彭赋纯

在友人强烈推荐下我补完了豆瓣最高分的韩剧《请回答1988》,20集的设定,每集都超过90分钟的片长却一点也不觉得冗长,看到后面几集甚至有些恋恋不舍,不想就此完结的感觉。没有车祸、癌症、玛丽苏,也不能是简单归类为亲情、爱情或友情片,而是一部纯正的青春片,讲述30年前一群孩子们的青春。且不论剧本、演技和细节把控远超国产IP剧,只因为它拍出青春的样子。有的正在经历,有的还在追逐,有的已在回忆,无论你是哪种,都能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青春。

想想至今的人生轨迹,有些像正弦函数,青春就是那端从波峰到波谷的区间。我的“请回答”大约发生在1999年,中二的时期,有了三五好友,接触了一生所爱的万智牌,好像有了喜欢的女孩,还有那段稍纵即逝的叛逆期。

舞勺之年,锋芒毕露,从学习委员到班长,贴着好学生的标签。最喜欢的是考试,在排名出来后从班主任手中接过写着称赞评语的笔记本,目标是集齐后摆满一层书架;最喜欢的是数学,因为最能拉开差距,尝到了超前学习的甜头,用老师还没教过的定律做出证明题,在老师关全班禁闭时起身和他抬杠,感觉自己是全班的英雄。

从二狗那里知道了有个卡片叫“万智牌”,玩了几局觉得比象棋好玩多了,于是把很难吃的中饭钱省下,偷偷去买29元一包(15张随机)的卡包,组着强度很低的套牌毫不在意,在“新亚大包”里玩得乐此不疲。半年过后的期中考试前夜,倒是没有觉得什么疼痛,就是排出的颜色有些异常,去医院诊断为胃出血两个“+”,原因应该是饮食不规律。虽然并不严重,但还是吓到母亲,第一次看到她落泪,也就此错过考试,收集全部考试奖品的愿望幻灭,我的叛逆期也就此终止,只留下不想再让母亲伤心的愿望,要努力考进好的高中。

初三的化学竞赛让我来到了函数的波峰,全校唯一的获奖让我不用参加中考,直接保送市重点高中。在初中的校园里,戴上这所高中的校徽显摆;在大家迎考冲刺的阶段,在教室翻看韩寒的《三重门》;在中考的当日,像个人生赢家的模样在家吹着空调玩着电脑游戏。

和喜欢的女孩上了同一个高中,虽然不是同班,但也值得高兴。班级是48男6女的重点班,我们在军训最后因为失误被不甘地逆转,在运动会跳着羞耻的哑铃操,在合唱比赛时激情满满地手牵手唱起友谊地久天长,在其余的时间学习得昏天黑地。我从曾经的前三来到这里的倒数三名,总是不及格的解析几何,总是没法做对的英语听力,坚持搞着小众的化学竞赛,总是拿着毫无意义的二等奖……吃着肉夹馍、听着周杰伦、写着闷骚诗,向着那个终点走去。

还记得没能靠竞赛获得保送资格时感觉愧对父母的流泪,还记得表白意料之中地被发好人卡后的苦涩,还记得高考数学最后两题没答出后绝望想弃考的心态。都结束后,还是走进了理想的大学,也走进了《魔兽世界》,挥霍着自由而无用的“黄金时代”,再来到函数的波谷。

青春就是这样,肯定有你留下高光时刻的烙印,有最为纯粹的情感和美好的回忆,也有无法弥补的缺憾和无法重来的遗憾。或许每个人都曾幻想过回到青春开始的时候告诉自己如何经历,回到高光的时刻再次体验巅峰的酸爽,或是回到最低落的时刻开解自己那都不算事儿。

那个中二的少年,那时黑发的父母,那颗心头的朱砂,那些见证你青春的伙伴……正因为此,青春才是这般完整而难以释怀。毕竟忆往昔,峥嵘岁月稠;毕竟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毕竟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毕竟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毕竟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毕竟少年不识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正如剧中插曲《青春》所吟唱的:“青枝绿叶般的青春总有一天会失去,就像花开花败……努力去找寻那逝去的岁月,但两手空空,徒留悲伤,不如就此放手,让岁月流淌。” 《中国国门时报》

(责任编辑: 六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