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中国国门时报>>第四版
一直在 从来在
2017-09-08 08:59:24 中国质量新闻网

●张燕峰

30年前的一个秋日,天蓝得耀眼,像块蓝宝石,朵朵白云棉花一般,在其上惬意地游走,树叶在飒飒的秋风中翩跹如蝶。我背着妈妈用碎花布缝的小书包,走进了您的课堂。

教室里有20多个孩子,从一年级到五年级都有,您安顿好了小的,然后才给大的讲课。只记得您每节课都在不停地说话。我们眼睁睁地看着,汗水星星点点,亮晶晶地挂在您额头和鼻梁,如粒粒饱满的珍珠,慢慢地,顺着您的脸颊向下淌,像一条磅礴丰沛的小溪。

乡村生活清苦,好多孩子交不起书费,您从来没有疾言厉色地训斥过谁,而是悄悄地用自己微薄的收入垫上。您总是用名人故事勉励我们好好学习。每当有谁在小测验中考了高分,您就变戏法似的,用几块橡皮和几支铅笔来作为奖赏。虽然现在看来微不足道,但在一颗纯真的童心里,那是至高无上的荣誉,那份雀跃,是成人后再大的惊喜都无法比拟。

孩子们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您就自制了乒乓球案,然后把木板削成球拍,从供销社买来几只乒乓球,教我们打乒乓球。多年之后,许多如烟往事付诸滚滚流水,但您手把手教我们的样子如同一张色彩明艳的画,一直挂在我记忆的门楣上,永不褪色。

春花烂漫的季节里,我们采来野花恭恭敬敬地献给您。您温和地笑,转身找几个瓶子,灌上清水,然后把花插在里面。花儿妩媚,花香袅袅,整个教室都氤氲在一片明媚的春光里。多年之后,闭了眼,似乎从岁月深处仍会传来那种种清芬的香味。

一到冬天,您的气喘病就犯了,严重时,您的脸憋成了茄子似的黑紫色,嘴唇乌黑发紫。孩子们噙着泪哀求您回家休息,但您从来不肯耽误我们一节课。每有好转,总会对几个学习有困难的孩子登门家访,生怕影响了他们的功课。

乡亲们感念您的恩德,每当谁家有客人,总会请上您作陪,而您总是百般推却;又念您一个大男人做饭不易,商定挨家给您派饭,可您还是摇摇头,坚决得有些固执。

您只是个民办老师,连养家的工资都没有,在生产队里挣着工分。您的家离学校不过10多里,但您还是抛妻别子,一个人吃住在学校,把全部的心血都献给了那些与您非亲非故的孩子。在您的精心培育之下,村里出了5个大学生,8个中专生,而您的亲骨肉没有一个考出去。

斯人已逝。但您给予的温暖和爱,却像圣水一样时时给我们心灵以洗濯和滋养。飒飒秋风今又起,但您的面容和声音却穿透了三十年的风霜雨雪,骤然间呼啸而来。我明白,您从来不曾离开过我们,您仍然活在我们心中,一直在,从来在。 《中国国门时报》

(责任编辑: 六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