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中国国门时报>>第四版
我和我的老师们
2017-09-08 08:59:56 中国质量新闻网

●姜广信

8月30日,偶然在微信朋友圈看到一则消息,我高中时的班主任老师应邀参加了“清华大学2017级新生开学典礼观礼活动”,音容笑貌宛若当年,我不由得想起了我求学时的老师们。由于性格外向,我喜欢和老师们沟通交流,一直以来都是老师们身边的“跟屁虫”,也和不同阶段的老师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刘培文老师:一次竞赛的激励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刘老师是我所在小学的校长,兼任四年级数学老师。临近年底放假的一天,刘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说:“你数学成绩不错,寒假不要太放松了,明年4、5月份有一次小学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选拔,我想让你试一下。”第一次听说奥林匹克竞赛,虽然不懂,但心中还是有点莫名的激动,很乖巧地点了点头,把参加比赛作为了自己的一个小目标。在刘老师的鼓励和关照下,我数学学习更努力了,尽管后来的比赛成绩不理想,但小升初和初中时期的数学成绩,一直在全镇同级学生中名列前茅。初中阶段,我还经常回去看望刘老师。受通讯条件限制,刘老师退休后,我们失去了联系。可是当年的这段感情,仍让我记忆犹新。

周传平老师:一碗稀饭的关照

初中阶段,周老师是我三年的班主任,兼任数学老师。我那时因个头矮(当然现在也不高),选择了住校。因家庭经济条件很不好,没钱买菜吃,怕同学们笑话,吃饭的时候我都单独找个角落,有时连1毛钱1搪瓷缸的玉米稀饭都用免费的白开水替代了。一次早餐后,周老师把我从教室里叫出来,说:“我宿舍里有‘剩下的’稀饭,快去喝了,然后把锅刷了。”后来,隔三岔五地,周老师的稀饭就又“剩下”了,偶尔还有个包子,都让我去帮着解决“困难”了。2015年的暑假,正好是我初中毕业20周年,周老师来我在的小城看海,师徒见面格外激动。提到这事,周老师说:“这么多年了,难得你还记得。当时你家庭条件太差了,长身体的时候吃得那么差,我也没有别的好办法,还要照顾你的自尊心,只好用那种方式多少照顾你一下。”

赵景喜老师:一碗面条的照顾

赵老师是应邀参加清华大学2017年新生开学典礼的那位老师,是我高三时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现在是我们县高级中学的校长。高三时我家庭条件稍好一些了,我选择买菜吃的时候和几个同学一起吃,没菜的时候单独吃。当时学校食堂南边是块空地,搭起几排水泥板来当餐桌,空地东边是老师宿舍,南边是高三学生宿舍。赵老师和爱人尹老师当时都是高三英语老师,回家路过我们宿舍和吃饭的地方,经常过来看看同学们的伙食。一天晚餐,我拿着饭缸去打饭,迎头碰上赵老师,他让我跟他回家。一进门,赵老师就说:“尹老师,我把广信叫来了,多切点菜,荷包2个鸡蛋,给他下点面条吃了去上课,我们晚点再做吧。”后来,尹老师有空的时候,也会把我叫家里去改善伙食。后来,我特别喜欢吃面条,大概源于此吧。

董召绪老师:一个男人的哭泣

1998年高考成绩不理想,我选择了复读。董老师是我的班主任兼化学老师。1999年,我的高考分数比重点线高了40多分,第一志愿没录取,被调剂到了省内一个普通院校。查到录取结果的那天下午,董老师在校园里一看到我,眼泪哗地就下来了,本来心情就低落,我也忍不住流泪了。到了家,趁董老师洗脸的时间,董老师的爱人张老师(我高一的数学老师)悄声说:“他一直在查询你的录取结果,查到之后非常难过,一直自责和懊恼,说是被他给耽误了,中午饭都没吃。”此后,每念及此,我都十分想念和感激这个为我而哭泣的男人。

初文杰老师:一辆自行车的馈赠

大一的时候,初老师是我的班主任。为补贴生活费,我做了一份家教,每个周六晚上上课,单程3公里,全靠步行。初老师知道后,找到我说:“我有一辆自行车,平时不大用,送你赶路吧。天冷了,注意安全,也算是我的一点心意。”不容我推脱,初老师把钥匙塞到了我手里。这辆自行车,一直陪伴我到大学毕业。每个做家教的日子里,我都风雨无阻。现在,每次看到风雨中前行的自行车,我都情不自禁地想到当年的自己,想到初老师。

当然,还有其他的老师,也有其他的故事。时至今日,每次想起我可亲可敬可爱的老师们,想起往事,我的内心都充满感激和敬意,常为自己感到无比幸运,也常为不能时常见到而遗憾。教师节就要到了,衷心地祝老师们节日快乐、万事顺意! 《中国国门时报》

(责任编辑: 六六 )